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华穆斯林

传承伊斯兰精神,弘扬穆斯林文化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问诵读古兰经的回赐能够到达亡人吗?  

2015-03-18 06:47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有人问诵读古兰经的回赐能够到达亡人吗?能够在坟上念诵古兰经吗?

       教法上命令穆斯林诵读古兰经,这个命令是泛指的,而泛指的命令可以针对任何地方,任何时间,任何人和任何情况。因此,除非有证据,否则不允许将这一泛指的命令加以限定。不然的话,就是对真主和他的使者原本宽泛的命令,加以私意的限定,是在教门上的标新立异。

       基于此,在清真寺中、在亡人埋葬前、埋葬中、或埋葬后的坟上,诵读古兰经是符合教法的行为。依据就是经训明文中,对诵读古兰经的泛指的命令。此外还有许多传述自穆圣的圣训,以及先贤们所遗留下的,许多的传述都证实:可以在坟前诵读古兰经。

       据阿卜杜·拉赫曼·本·阿廖·本·杰拉吉传述自他父亲说:我的父亲——杰拉吉·艾布·哈立德——对我说:孩子,如果我死了,马上埋葬。在把我放到坟墓中念:奉真主之名,他遵循真主使者的教门而埋葬。然后给我盖上一层浮土,在我的头旁诵读《黄牛章》的开始,最后以《黄牛章》结束。因为我确实听到真主的使者这样说过。

       这段传述由塔巴里在《圣训大辞典》中传来。海萨姆说:他这段传述的传述人都是可靠的。这段圣训作为一段归属圣门弟子伊本·欧麦尔的圣训而被传述。同样,黑莱勒《在坟上诵读古兰经》篇中,伊玛目拜伊哈格在《圣训集》中也传述了这段圣训。除二人外,还有其他学者也传述了这段圣训。伊玛目脑威和伊玛目伊本·哈杰尔均将这段圣训判定为优良的圣训。

       据伊本·欧麦尔传述,他说:我听到真主的使者说:如果你们谁归真了,不要停尸,而是应该速速安葬,并在他的头旁诵读《开端章》(另有传述说是诵念《黄牛章》),当他的双脚在坟坑时,就在他双脚旁诵读《黄牛章》。这段圣训由塔巴里、拜伊哈格在《信仰篇》中传述。哈菲兹拜伊哈格还在《法塔赫》书中将这段圣训的传述线索判定为优良。

       还有段由艾布·胡莱勒传述的圣训说:真主的使者说:“谁进入墓地,然后诵读《开端章》,读十一遍《忠诚章》和《竞赛富庶》后说:主啊!我确已经将我所诵读的,你的言辞的回赐,转给墓地中的男女信士们。这些亡人会为此而向真主替此人说情。”这段圣训由艾布·高西姆·桑给巴尼在《诵读古兰经的裨益》中传述。

       在穆阿哥勒·本·亚萨尔传述圣训说:“穆圣给亡人诵读了《雅辛章》,他说:你们当给你们中的亡人诵读《雅辛章》。”

       艾哈迈德、艾布·达乌德、伊本·马哲传述了该段圣训。伊本·哈班尼和哈克姆都判定这段圣训是健全的圣训。古尔图比在《就亡人情况和后世的事务的提醒》中说:“这段圣训有可能说的诵读古兰经是在亡人弥留之际;有可能是在亡人的坟墓旁。”

       伊斯兰学者们还引证由伊本·阿巴斯传述的圣训,以证明在坟上诵读古兰经的合法性。伊本·阿巴斯说:“先知经过两座坟墓,于是说:他俩人确是受到惩罚的人,但却不是因为犯下大罪而受到惩罚。然后,先知说:不然,一个是因为背谈他人,一个是因为小便不检点。先知随后摘下一枝新树枝,折成两段,分别插在两个坟头上。随后说道:只要这枝树枝没有干枯前,这或许会减轻他俩所受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   这是布哈里和穆斯林都传述的健全圣训。哈塔卜说:“这段圣训证明给坟墓中的亡人诵读古兰经是受喜的嘉仪。”因为如果将树枝插到坟墓上,可以减轻亡人的刑罚的话,那么,诵读古兰经则更可以减轻亡人的刑罚,具有更大的吉庆。”

       古尔图比在《就亡人情况和后世事务的提醒》中说:“我们中的有些学者引证这段穆圣折断新树枝为两节的圣训,来证明在坟墓上诵读古兰经为合法。他们说:从这段圣训得到的裨益是:在坟头上栽种树木,在坟头上诵读古兰经都是合法的。因为,如果说树枝可以减轻亡人的刑罚的话,那么,一个信士所诵读的古兰经就更能够减轻亡人的刑罚了。”古尔图比还说:“也因此,伊斯兰学者们主张上坟是受喜的嘉仪。因为上坟者给亡人诵读的古兰经,是对亡人的馈赠。”

       伊玛目脑威在《穆斯林圣训实录精注》中说:“伊斯兰学者们根据这段圣训而然主张:在坟墓旁诵读古兰经是受喜的嘉仪。因为在坟墓上插上树枝都可以减轻亡人的刑罚的话,那么诵读古兰经更可以达到这个效果。真主至知!”

       正如在《布哈里圣训实录》和《穆斯林圣训实录》,以及其他圣训集中所记述的那样,先知不止一次地在坟墓上礼过殡礼。礼拜中必然包括诵读《开端章》、祝福先知、念诵赞词和杜阿宜等。既然这些都是允许的,那么其中的组成部分也是允许的。

       同样,伊斯兰学者还根据可以代亡人朝觐,让朝觐的回赐转给亡人的教法规定,而主张给亡人诵读古兰经,并将回赐转给亡人是符合教法的合法行为。因为,朝觐包括拜功,而拜功中包括念诵《开端章》等古兰经章节,既然朝觐的回赐可以到达亡人那里,那朝觐的组成部分——念诵《开端章》等古兰经文的回赐,也同样能够到达亡人那里。

       这一推论,即便有些微的分歧,但是在伊斯兰学者中,没有一人否定诵读古兰经之人,如果他向真主祈求,将诵读的回赐转给亡人是允许的。因为诵读古兰经的回赐凭着真主的意欲,是可以到达亡人那里的;而宽恩的主宰,当有人祈求他时,他便应答所求之事。

       基于此,一代又一代的穆斯林,从伊斯兰初期的先贤到现在,没有人否定在坟上诵读古兰经这一善功。这也是各大教法学派所认可的善功。以至于罕百里学派的哈菲兹·夏姆希丁·本·阿卜杜·瓦哈德·麦戈迪斯传述说:这是伊斯兰乌玛一致的公决。

       这个公决奥斯曼长老也在他所撰写的《伊玛目们的分歧是对乌玛的慈悯》一书中加以传述。他的原话是这样写的:“伊斯兰学者们一致公决:为亡人向真主求饶恕、做杜阿宜、出散施舍、代为朝觐、释放奴隶都会让亡人受益,这些善功的回赐都会到达亡人那里。而在坟墓旁诵读古兰经则是受喜的嘉仪。”

       从伊斯兰先贤们传下的传闻有:伊本·艾比·谢伊班在记述伊玛目沙阿比的书中说:“当时的迁士们,他们在亡人跟前诵读《黄牛章》。”而在黑莱勒的《在坟墓上诵读古兰经》书中则写道:“当时,迁士们在归真后,他们经常到亡人的坟墓前,诵读古兰经。”

       由哈桑·本·萨巴哈·贾法尔拉尼传述说:“我问沙菲仪长老,是否可以在坟墓旁念诵古兰经。”他说:“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各大教法教派的伊玛目们,他们也明确主张这一说法。在遵循哈乃斐主流法学家主张与观点的印度所出版的《教法经》中写道:“在亡人埋葬后,围在坟墓旁坐上一个时辰是受喜的嘉仪,有能力的人为亡人宰牛,施舍牛肉,诵读古兰,为亡人做好杜阿宜。”

       这部经中说:“这是伊玛目穆罕默德·本·哈桑的主张,也是哈乃斐学派的筛海们所采纳的主张。至于马立克学派主流学者们,他们所认可的主张是,这是受喜的嘉仪。在《马立克法学大全》中由杜素格编写的边文中说:伊本·哈比比主张这是受喜的嘉仪。对有传述说,这是受憎恶的说法,伊本·哈比比解释说:马立克之所以憎恶的原因是,将这作为强制的法规来执行。伊本·鲁西迪也转述了这一传述。伊本·尤努斯也持此说。

       马立克学派的赛义德·穆赫迪教团长老在《社会教法》这本小书中说:“至于在坟头上诵读古兰经,伊本·鲁西德给予了全面的回答。伊本勒·阿拉比《在古兰经教法判令》;古尔图比在《就亡人情况和后世的事务的提醒》都主张:诵读对亡人有裨益,不断是在坟上还是在弥留之际。”

       许许多多的马立克学派的伊玛目们都传述了这一主张。如艾布·赛义德·本·鲁布、伊本·哈比比、伊本·哈杰布、拉赫米、伊本·阿拉法、伊本·麦瓦格等等。

       而沙菲仪学派的主流学者的主张是:伊玛目脑威曾在《教法大全》中写道:“我们沙菲仪学派的主流的观点是:作为一个坟墓的拜访者,向坟墓的主人问安!或是向坟墓中的所有亡人问安,是一件受喜的嘉仪。他最好的问候便是,用圣训所述及的杜阿宜祝福亡人。最好是按照圣训中的赞词和杜阿宜来向真主祈求。在诵读古兰经时,诵读简短的经文也是一件受喜的嘉仪。这是伊玛目沙菲仪的原文,也是沙菲仪学派所赞同的主张。”

       在《纪念与教诲》中写道:“在埋葬之亡人后一个时辰中,大家在坟墓旁坐下,并将为亡人所宰杀的牛肉分舍出去,这是受喜的嘉仪。而围坐在坟墓上的人则诵读古兰经和为亡人做好的杜阿宜;或者同样在诵读在中,低念简短的古兰经文,并祈求真主也让他们获得裨益,或者宣讲瓦尔兹,讲述善人和清廉者的故事都是受喜的嘉仪。伊玛目沙菲仪和他的伙伴们说:诵读古兰经是受喜的嘉仪,如果能够封印全本古兰经的话,那则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同样,罕百里学派的主流学者也明确表示,在坟上诵读古兰经是允许的。罕百里学派的著名学者,马尔达尼在《教法中正》中写道:“那种说在坟上诵读古兰经是受憎恶的行为的说法,在罕百里学派的两种传述中,最正确的主张是允许在坟上诵读古兰经。他还在《教法细则》中明文写道:“这是伊玛目艾哈迈德·罕百里的主张。”而该书的注释者则说:“这是传述自伊玛目艾哈迈德最著名的传述。黑莱勒和他的伙伴说:罕百里学派的主张所依据的是一个传述——不受憎恶——这也是包括伊玛目高兑在内的,许多罕百里学派的学者们的主张。”“这些都明确而简明地记录在《简明罕百里教法》等经籍中。如《教法细则·前言》、《教法宝典》、《教法阐释》、伊本·泰米叶和法伊格等学者的著作中。”

       翻开生平传纪和各类历史书籍,可以看到伊斯兰先贤们,他们都认为在坟上诵读古兰经是件受喜的嘉仪。这也是穆斯林乌玛历代沿袭下来,而无一人否定的行为。其中就包括罕百里学派的主流学者和圣训学家等等。

       看看哈菲兹·宰海比在《高贵的名人传纪》中,对罕百里学派著名学者艾布·贾法尔·哈希姆(卒于伊历470年,他是他那个时代罕百里学派中最著名的学者)的记述,或许就足够说明问题了。他说:“他被埋葬在伊玛目罕百里坟墓旁,人们一直守候在他的坟前,直至有人说,在他的坟上封印了一万遍古兰经。”

       甚至伊本·泰米叶本人——他声称在坟上诵读古兰经是异端,并以此同赛莱菲先贤和后学的主张相违背——在为他的生平立传的传纪作家的笔下也写道:人们在他的坟上、在他的家中为他封印了古兰经。而这正如有人说的那样:历史确是各种教派的考量者。

       真主至知!

       (摘自埃及及教法判令机构网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